_鹄泽泽

拖延症重度患者…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卟

脑洞多到填不完
然而漫画看多了写字能力退化。。。
(T▽T)已经不知道要怎么描写场景才算正常不矫情了…
(T▽T)妈妈呀……@

婚礼

▹漩涡鸣人x宇智波佐助
▹ooc严重请注意
▹be向排雷
▹名字取的过于随意…修仙脑子卡壳 实在不知道能取什么了

(原梗是有关微博上的某一个老段子 睡不着的产物想必质量不会太高。。。。)


“嘭”
“嘭嘭”

“喂,鸣人,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跑来屋顶做什么?雏田在找你了。”鹿丸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鸣人顿了顿回过头去,却面无表情,一声未吭。
“发生了什么事?”鹿丸问。
“啊,没有什么…只是有点紧张罢了,嘿嘿。”鸣人抓了抓头发,略微尴尬的干笑了一声,“那么我先下去了,雏田在房间里吗?”
“啊…嗯。”
得到回答后鸣人没有停顿,转身便下了房顶。鹿丸看着鸣人离开,点起了一根烟,表情严肃。

“雏田?”
鸣人边推开门变喊道,见雏田正在窗边等着他,身着白色婚服,高吊起长发,红艳的唇,这是他见过的,雏田最美的样子了。“嘿嘿,啊我去吹了吹风,有点紧张。”
雏田的脸微红,轻笑了一声,说道,
“我们走吧,鸣人君,快要迟到了。”
“嗯”
鸣人点点头,走上前挽住雏田的手,缓步走出房间。

今天过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今天过后,我所谓的家终于变成了真正的家,我也有了家人,不再是孤身一人。我们会有孩子,我可以看着孩子出生,可以陪着他们成长,可以牵着你的手,看今后每一天的风景。
我终于要放下我一直以来追逐的……所追逐的。
……我…真的能放下吗?

鸣人不禁下意识的稍稍紧握了一下雏田的手。


房间门咔哒一声关上,却见阳光照射不到的角落中出现了一身黑袍的人。
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

佐助向着窗前雏田站过的地方走过去,站在窗前。

阳光和那天一样,强烈,但却没办法感觉到温暖。
终焉之谷……至此,才是真的结束。……我真的失去了你。不是作为朋友,不是作为第七班的家人,不是作为命运相同的人,仅仅是我和你,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

我无法从心底祝福你。你知道的,我就是这样的人。

佐助看着桌子上的笔纸,似乎是用来记录什么东西的样子,便签纸被人撕掉了很多页。犹豫了一下,佐助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拿起笔开始对着空白的纸发呆。
该写什么,或者说,能写什么呢?
“漩涡鸣人,祝你新婚快乐。”
这种生硬,看起来更尴尬的话,真的合适吗?这就是我赶回来的目的吗?
……
不是。不是的。
我其实心知肚明。

我见过你因为修行进步而开心的大笑,见过你因为力量不足而悔恨的眼泪,见过你因为急切而扭曲的脸,见过你即使受伤也仍然一次洗站起来,喊着“这就是我的忍道!”的浑身浴血的你……我知道,你的目标和行动始终没有改变,而这些原由之中始终有我存在……
但我仍然想看看你最后,不属于我的样子……尽管你也从未属于我。

“啪嗒”
一声脆响,水滴落在纸上的声音。佐助惊讶的看着被自己写好了又划掉的字,纸的一角已经被洇湿了。
还没来得及想好应该如何处理这张纸,佐助就感觉到一团红色的查克拉在极速逼近,似乎是冲着这房间而来的。

佐助捂住右眼,抿嘴苦笑了一下。…差点忘了,你也一样能感受到我的查克拉。之前在房顶上,也只是为了确认我的查克拉吧。

对不起,鸣人。我没办法祝福你,也没办法面对你。我不仅输了那场战斗,也真真切切的输给了你。
……对不起。


鸣人推开门的时候,房间内已经没有任何人在的气息了。鸣人的表情有些焦急,三步跨成两步走到窗边,和离开前明明没有任何不同,却又感觉哪里都不一样。
回过头,鸣人便看见桌子上的便签写了字,鸣人拿起来,便签纸的一角被洇湿的地方还没有干。鸣人苦笑着把便签纸用力的攥在手中,走到窗边看向外面。

我果然没有感觉错,佐助,是你的查克拉。
……没想到你连见一面都不愿意…吗?

佐助,来吧。
来杀了我。
我说过,我可以和你一起死。我愿意,也只有我能够承受你的憎恨…和你的爱意。

杀了我,无论是以前一直追逐着奔跑着的模样,还是定格在死亡那一瞬间的模样……无论哪一种,都只属于你。

佐助……宇智波佐助…………
鸣人低着头把紧攥着便签纸的手抵在额头上,婚服的袖子挡住了眼睛,便签纸没有被洇湿的另一边因为眼泪渐渐开始湿软。
……佐助,我爱你。



“漩涡鸣人,祝你新婚快乐(划掉)”
……鸣人,我爱你。




(PS:由于是手机打字没办法做划掉字体😂只能手动划掉…看起来有些搞笑……顺便担心排版可能也会出现问题……嘛!反正不会有人看的233333)

🐴

鸣佐ONLY-执子之手:

让大家久等啦!

鸣佐Only“执子之手”的门票将于6月3日20:00开始预售。

预售的前5名和前30名都有礼包哦,抓紧练起手速吧!

(项链和挂件都可以加购,手速慢的小伙伴们也可以买到)

预售淘宝链接  点击这里

Only交通 点击这里

此外微博也会展开有奖转发,详情请关注  @上海暑期鸣佐Only-执子之手



已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兄弟 吃我友情破颜拳!(住口)

燃烧原野:

#火影696-697the last battle观后感#

内含:剧透,OOC,毫无意义的吐槽,不负责任的搞事(ji)情,以及#佐鸣#。希望可以治愈一下大家终结之战受伤的心灵(想得美。)
P1:《一起来结印吧!》二哥有一双灵♂活的好手,七代目有一个配合挚友的好脾气……
P2:《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是是那家伙的脸先动手的》
P3:《带上搞事情滤镜,世界更美

P4:前段时间p的一张图,赢得了众口一致“根本不记得原图”了的好评……是的,灵魂P图小王子,搞事情我只服自己(?!??!?!)


下周就是和解之印了!我深吸一口气,顿时觉得是时候造反了!(?)

走着产粮去!


(ಥ_ಥ)

首页突然出现了好多维勇……不呃啊我是勇维党啊!!(」゜ロ゜)」

qwq我助的盛世美颜啊啊啊啊嗷 太美了嘤嘤嘤太太我爱你!

转载自:大柚柚柚柚

以前的号说什么的想不起密码无法登陆mdzz……qaq唉 就只能转载了嘤

乔:

_(:з」∠)_基友给的生日贺文 虽然是私戳给我的 不过被发现发在这上就私自转来惹


_phenols:



*设定来自沙海,只是稍稍加重了一下吴邪脖子上伤疤的严重程度…(等等。不过没有延续沙海邪的性格。
*仔细想想最大的bug是叫床声…(你
*对不起我拉低了老张的智商
*狗血。

张起灵一直在寻找。
他寻找着他存在的意义,他寻找这个世界他存在过的光景。
他活了很多年,踏遍了万水千山,看过了几番冬夏。
然而,他依旧没有找到他的答案。




那天吴邪醒得很早。他似乎整晚都睡不安稳,恹恹得像是心里藏了沉重的烦恼。他睁着眼迷糊地瞪了会儿天花板,缓慢地坐起身子来,歪斜地靠在床沿。他低垂着头静坐了一会,不知道心里想了些什么,突然抬起手放在脖子上。那里横亘着一道疤痕,他的两指就无意识的上下摸了摸。
动作停顿一秒,他深吸了一口气,张了张嘴。
“呵——”

还是老样子,兴许更糟了。只有破碎,可怖的声音从嗓间挤出来,还有手指下声带不安的颤抖。
——那件事过后,他的声带严重受损,咽喉又染了病,不大能再发出声音了,只能简单得哼出几个鼻音,却也粗糙沙哑得难听,仿佛一把铁砂撒在喉间,模糊不清,不堪入耳。他厌恶极了自己的声音。 
有微凉的触感忽然缠上了他的手指。吴邪回过神来。他眨了眨眼睛偏过头去,弯了嘴角对那人笑了笑,然后顺手摸过床边的纸笔写下早安的话语。他想了想,又添了一句。
“早上好。今天怎么醒得这么早?”
写完后吴邪突然有点心慌。他不知道张起灵醒来有多久了,他不是介意张起灵看到了多少,听到了多少,他只是不希望张起灵担忧太多。
这些痛苦,我一个人承受就够了。
张起灵没有应,只是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这究竟是几个意思?是醒早了还是早醒了?他到底怎么想?该怎样解释才能听起来自然一点?吴邪脑内高速跑偏,却被张起灵一个柔软的吻乱了思绪。
一个各怀心事的早安吻。

之后的日子里,吴邪变得更加沉默,他本就不大出声了,沉默只是连交流的欲望都变得少有起来。吴邪的嗓子生了病之后,即便是在起初还能开口说话的时候,也大多用笔纸和人沟通。他现在花费大段的时间坐在书桌前,手里握着笔,也不写字,有时会涂几笔,但也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他开始经常性摸脖子上的伤痕,没人的时候他会像那些过早醒来的早晨一样试着发声。生人不见,熟人不言。黎簇有时来拜访他们,吴老板高贵冷艳得对他不理不睬,连一句哼声都懒得施舍给他,也不知是否有意为之。
不得不说,吴邪将自己的反常掩饰得非常好,所有人只当吴邪性子大变,也从未想过这些沉默寡言的背后究竟埋葬了什么。就直到最后,连张起灵的察觉都显得后知后觉。

他发觉吴邪在哭。
张起灵已经甚少看见吴邪哭泣了。十年岁月的磨砺,他不再是那个天真好懂的吴邪,他渐露锋芒,意气风发,不再于人前暴露自己一丝一毫的破绽。
他原以为吴小佛爷已经不会哭了。
可眼前,在无声的夜里,他无声地哭泣。
心间是溢出的酸涩,手下是宽厚的温柔。张起灵轻轻的抱住他,拍抚着他的背,他们的手指缠在一起,好像永远也分不开。
不哭,他听见自己说,不哭。 
吴邪整个人颤栗起来,像是忍受了巨大的悲伤。他张了几次嘴,喉结上下滚动着,却再也发不出规律的声音了。
他的声音已经支离破碎。
张起灵吻了吻他,告诉他不要说话,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然而他所能听见的回答,只有吴邪的呜咽。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样?
还没有来得及亲口告诉你我所等待的十年。
还没有来得及亲口告诉你大千世界的美好。
还没有来得及,说我爱你。
一切都还未来得及。
吴邪用力地抱住了他。
“爱…你。” 
他流下的眼泪,融化在了他声音最后的余音里。




张起灵一直在寻找。
他寻找着他存在的意义,他寻找这个世界他存在的光景。
他活了很多年,踏遍了万水千山,看过了几番冬夏。
现在,他找到了他的答案。
我爱你。